【中概股大盘点】陌陌没落?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www.hstd.com.cn)。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2011年推出时,陌陌(MOMO-US)是一款约会软件,从2013年才开始有变现收入,主要来自会员收费、手机游戏和其他服务。

从其迅猛的月活(MAU)数据就可以看出年轻人的约会需求有多庞大,自创立到2014年上市之前,陌陌的月活数据皆以“倍”计。到2014年12月,其月活数字达到69.3百万。

用户基数的扩大,自然带动变现收入的增加,2014年的会员收入激增至2975.6万美元,同比增幅高达9.6倍。然而,膨胀的收入仍无法抵消庞大的经营支出,2014年单单销售及营销开支已高达3553.8万美元,轻松抵消掉所有的会员收入,所以尽管这一年的收入拥有惊人的增长,这家约会撮合公司的全年净亏损高达8307.8万美元,几乎比收入还要高出一倍。

陌陌的捷径

然而,契机出现在2015年。陌陌于2015年9月开始推出音乐和娱乐直播。这一年的约会软件服务收入和移动营销业务继续带来异常耀眼的收入增长,终于将所有开支覆盖,实现扭亏为盈。

直播服务一经开启,效果立竿见影,在2015年全年收入仅8亿的基础之上,2016年至2019年间的年收入增幅均达数十亿元(单位人民币,下同)。

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年收入的增幅分别为28.64亿元(同比增3.4倍)、51.79亿元(同比增1.4倍)、45.22亿元(同比增50.89%)及36.07亿元(同比增26.9%)。利润亦高速增长,由2015年仅86百万元,增至2019年的29.7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42倍。

直播服务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占了七成以上。

所以,当陌陌的2020年前两个季度业绩出现下滑时,市场开始紧张。在公布第二季业绩后,陌陌股价大跌15.70%,收报16.79美元,市值为35.03亿美元。

2020年第2季,这家以约会应用为卖点的科技公司季度收入同比下降6.85%,至38.68亿元,受收入下降同时经营开支上升拖累,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37.63%,至4.56亿元。

第二季的利润下滑,抵消了第一季的利润增长。因此,2020年上半年收入同比下降5.25%,至74.62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2.53%,至9.95亿元。

市场的焦虑集中在哪里?

见下图,直播服务为陌陌的关键收入来源,构成了主要的风险敞口。从图中可见,2020年前两个季度的直播收入出现较明显的下降,导致了总收入的下降。

2020年上半年,陌陌的直播服务收入同比下降14.76%,至49.35亿元。直播服务的付费用户数也出现下降,见下图。

事实上同一期间,同行的表现也差不多。欢聚(YY-US)旗下的直播平台YY,上半年净收入同比下降6.87%,至54.08亿元,付费用户数同比下降2.2%,至4.2百万。

从上图可见,2019年起付费用户数就开始停滞不前,以娱乐为主的直播业务似乎陷入瓶颈。此外,陌陌的月活(MAU)规模扩幅也显著缩小,未见突破。

直播的歧路?

陌陌最初的约会软件是它的属性,然而却是直播业务拉起了它前几年的迅猛增长。2018年5月,陌陌完成收购国内另一款主流约会软件探探,后者面向更年轻的用户社群。从上图可见,探探的付费用户规模增长趋势也与其付费用户增长趋势相若。

2020年,陌陌亦开始尝试在探探引入直播业务。2020年上半年,探探贡献直播收入1.98亿元,占其直播收入总额的4%。

传统直播行业的变现模式主要包括:直播打赏、广告收入、会员收入、游戏推广和佣金分成。在过往,打赏是直播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占比或达到九成以上。然而,随着政策的引导和电商的发展,以及今年疫情对消费习惯的影响,电商直播逐渐成为主流,直播销售商品的佣金分成成为了主要的收入来源。

从中商情报网的数据可以看出,泛娱乐直播行业的移动用户规模已过了增长红利,进入存量竞争阶段。

另一边厢,直播电商方兴未艾,用户规模呈爆发式增长,见下图中商情报网的数据。

头部电商平台成为了这波红利的主导者和受益者,见Quest Mobile的趋势对比,电商们在直播平台斗得不可开交。与此同时,平台的各种引流政策和创新、各种平民主播的大显身手为令这个细分市场尽情释放活力。

这种通过带货变现的方式,促成了消费与供应的有效匹配和融通,更利于商业和经济的发展,有效引导社会资源和提升社会效率。

走过了以打赏形式汇聚流量的红利阶段,电商直播或成为新的红利市场。陌陌又能不能适应这一新的发展态势,能不能利用其从线上走到线下的功能性优势,且看直播下半场。

作者:毛婷

编辑:彭尚京

公司名称:深圳市同创鑫电子有限公司